现在位置 : 首页 >> 工作动态 >> 正文
恒瑞新药研发管线揭秘!33个创新药热门靶点全覆盖
来源: www.qd-zyz.com  发布日期: 2020-02-10

  作为国内创新药龙头,恒瑞的创新药数量一直是领先的,但当笔者梳理所有在研创新药时,还是有点震惊,可以说目前全球所有的热门靶点,恒瑞都有布局,简直壕无人性啊。

  今天笔者就为大家介绍一下恒瑞目前所有的在研创新药,包括化药 1 类和生物制品1类(当然如果有疏漏的话,欢迎大家补充哦)。

  5 个新药已上市

  阿帕替尼成 10 亿重磅品种

  恒瑞目前共有 5 个创新药上市,1 个品种处于申报上市阶段,6 个品种处于临床 Ⅲ 期,近 30个品种处于临床 Ⅰ、Ⅱ 期。

  

  (因药物有多重分类,故图中品种有重复部分,下文数据统计分析时已对品种去重)

  恒瑞目前共有 5 个创新药上市,其中 3 个化药,2 个生物药,分别是艾瑞昔布、阿帕替尼、硫培非格司亭(19K)、吡咯替尼和卡瑞利珠,适应症均为肿瘤领域。

  

  (资料来源:公司年报,阿帕替尼 201 8年销售额依据医疗机构的合计实际采购量,艾瑞昔布2018 年销售额笔者估算约在 1 亿元)

  在上述已上市的 5 个创新药中,除了阿帕替尼成为年销售超 10 亿元的重磅炸弹外,19K、吡咯替尼以及卡瑞利珠的前景并不是很明朗,主要原因还是在于狼一样的对手存在。

  19 K:作为恒瑞首个获批的生物创新药,属于长效 G-CSF。目前国内市场上,已上市的长效 G-CSF 市场中,除了恒瑞 19K,石药的津优力和齐鲁的新瑞白已经率先上市。

  吡咯替尼:作为一种 HER2/EGFR 的不可逆抑制剂,在同类产品中,目前已上市的针对HER2 靶点的乳腺癌靶向治疗药物共有 5 个,2 个小分子抑制剂拉帕替尼和来那替尼;3个生物药曲妥珠单抗、帕妥珠单抗和 T-DM1(抗体偶联药物)。其中拉帕替尼、曲妥珠单抗和帕妥珠单抗已在国内上市。

  卡瑞利珠:作为国内第 5 个/国产第 3 个上市的 PD-1 单抗,不管是先发优势,还是适应症优势,通通没有。但在联合治疗方面,恒瑞和君实作为进度最快的药企,可以一较高下。

  1 类新药「瑞马唑仑」即将获批

  目前,恒瑞有 1 个品种处于申报上市阶段,即甲苯磺酸瑞马唑仑。

  

  (资料来源:公司公告)

  甲苯磺酸瑞马唑仑属于苯二氮卓类,是一种短效的 GABAa 受体激动剂,该药并不是恒瑞完全原创的一个新药,是瑞马唑仑的甲苯磺酸盐,相比瑞马唑仑更加稳定。该药于 2018 年 3 月报产,于 4 月被纳入优先审评,大概率将于 2019 年上市。

  甲苯磺酸瑞马唑仑与恒瑞的丙泊酚中/长链脂肪乳(2018 年 9 月申报上市)协同性强,该品种安全性优于异丙酚(丙泊酚),共同开拓市场空间大。

  恒瑞主营业务主要分为抗肿瘤、麻醉、造影剂3大块,其中麻醉业务 2018 年营收 46.53 亿元,排第二。目前,麻醉业务主要有 3 大产品,分别是七氟烷、右美托咪定和顺阿曲库铵,一旦甲苯磺酸瑞马唑仑成功上市,恒瑞麻醉业务市场领先地位将继续稳如泰山。

  6 个新药处于临床 Ⅲ 期

  目前,恒瑞有 6 个品种处于临床Ⅲ期阶段,包括热门靶点 PARP、DPP4、SGLT-2 等,适应症覆盖肿瘤、糖尿病等领域。

  

  (资料来源:NMPA、CDE、公司公告,注:已上市并开展其他适应症的品种不在统计范围内,适应症涵盖目前正在开展临床的所有适应症,研发进度以最快进度为准)

  扫视一下这 6 个品种,可以说几乎都是精品,下面笔者重点介绍一下海曲泊帕、氟唑帕利和 SHR3680。

  1类新药「海曲泊帕」

  目前,全球共有 5 个促血小板生成素受体激动剂(TPO-RA)类药物上市(见下图),国内获批上市有 2 个,诺华的「艾曲泊帕」和三生国健「重组人血小板生成素」。

  恒瑞的海曲泊帕是在艾曲泊帕结构上进行了一系列修饰得到的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高选择性 TPOR 激动剂,相比艾曲泊帕更高效、低毒,2017 年全球销售额为 6.35 亿美元。

  

  (资料来源:FDA、NMPA)

  值得一提的是,复星医药已于 2018 年 3 月获得阿伐曲泊帕在中国大陆和香港独家开发、销售权;该药属于第 2 代口服 TPOR 激动剂,弥补了已上市药物的一些不足,目前已经正式纳入优先审评。

  1 类新药「氟唑帕利」

  氟唑帕利属于 PARP 抑制剂,是目前全球 10 大热门新药靶点之一。目前,全球共有 4 个PARP 抑制剂上市(如下图),其中只有阿斯利康的奥拉帕利在华上市。2018 年全球市场规模在 10 亿美元左右。

  

  (资料来源:FDA、NMPA)

  目前,国内研发进度最快的是再鼎医药「尼拉帕利」,已经于 2018 年 12 月申报上市,并于 2019 年 1 月获优先审评。

  各家 PARP 抑制剂基本都傍上了 PD-1,各种组合疗法也在火热开展各种临床试验。恒瑞也已经开展了 SHR-1210 联合 APTN 及氟唑帕利治疗复发转移性三阴乳腺癌的Ⅰ期临床试验。

  me-better 新药 SHR3680

  该药属于结构优化的二代 AR 抑制剂,是一款副作用明显低于国外同类产品的 me-better 产品。目前,全球共上市 4 个 AR 抑制剂,分为第一代、第二代,中国只有第一代 AR 抑制剂氟他胺和比卡鲁胺上市。

  

  (资料来源:FDA、NMPA)

  近 30 个新药处于临床 Ⅰ/Ⅱ 期

  目前,恒瑞有 26 个品种处于临床 Ⅰ、Ⅱ 期,覆盖多个热门靶点,其中 CDK4/6、JAK、URAT1、PCSK9、BTK、CD47、PD-1/L1 以及 ADC 值得重点关注,这些靶点国内其他药企均在积极布局,战况激烈;从适应症来看,肿瘤还是占大多数,涵盖银屑病、骨质疏松症等适应症。

  

  (资料来源:Insight数据库、公司公告、公司年报)

  笔者根据公开资料整理,如果有不全处,欢迎大家补充,上表空白处,欢迎来完形填空。

  暂停研发品种

  目前,据公开资料及笔者推测,恒瑞以下品种应该不会继续推进,包括: HAO472、环咪德吉、乌咪德吉、非洛他赛、呋格列泛以及 M6G 等。

  强有力的研发实力

  恒瑞之所以能够紧跟全球热门靶点布局新药,主要归功于两方面,一方面舍得投钱,研发投入在业内一直排在前列;2018 年研发投入 26.7 亿元,同比增长 51.8%。

  

  (数据来源:公司年报)

  另一方面,研发策略比较机智,主要有以下两种模式:

  针对国际热门靶点进行的 Follow-on 模式的创新,很多创新药都是对已上市的药物进行结构改造而来。这种模式的特点是研发的靶点已经经过国外临床一定的验证,有的甚至已有成功上市的药物,因此研发成功率较高,风险较低。

  借助公司丰富的产品管线,进行自有产品的战略组合式的研发,在国外已有多个成功获批的组合疗法,特点是可以带来较大的疗效改善,另外,组合疗法中获批的新产品可以带动老产品新一轮的增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