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 首页 >> 工作动态 >> 正文
专访英国生物工业协会CEO:如何支撑稳健的生物技术生态系统
来源: www.qd-zyz.com  发布日期: 2020-01-11

  新药开发者面临的挑战在不同的国家可能不尽相同,这些国家可能有各种监管和审批流程,报销政策和获得资本的方式。国家生物技术和医药贸易组织是这些公司的合作伙伴,帮助推动这些公司的需求得以实现。

  自2012年被任命为英国生物工业协会(BioIndustry Association,BIA)首席执行官以来,Steven Bates先生领导了BIA的主要活动,其中包括改善融资渠道,抗微生物抗药性和长期投资。Bates先生支持新药许可的适应性途径方法,并且对BIA与英国领先的医学研究慈善机构建立的合作关系感到自豪。同时,医药行业正在继续增长。最新的政府公布的数据显示,整个英国生命科学行业拥有近240,900雇员,约占所有私营经济体就业人数的1.0%。

  最近,药明康德采访了Bates先生,他对英国充满活力的生物技术生态环境充满希望,并且分享了英国公司在基因组学等领域取得的进展,以及对中国市场日益增长的兴趣。

  

  Q:是什么让英国的生物技术产业如此繁荣?

  Steve Bates先生:英国拥有一个充满活力的生物技术产业集群,发挥全球影响力。英国引人瞩目的临床前和临床研发管线,显示出英国生物技术生态系统吸引全球人才和资金的科学实力和能力。通过长期资本评估(Patient Capital Review),2018年,英国养老基金将被投入生命科学——英国未来经济的关键领域。

  同样令人鼓舞的是,英国生物技术公司正在逐步进行规模扩大和成熟,向这些公司开放的各种资本意味着英国正在建立全球第三个生物科学产业集群。

  Q:哪些英国最近的重大科学进展具有潜在的全球影响力?

  Steve Bates先生:英国的科学家、公司和机构正在基因组驱动的医疗保健转型中发挥主导作用。英国威康基金会桑格研究所(Wellcome Sanger Institute)拥有世界上最多的基因组学科学家,这里曾经是“人类基因组计划”的主要贡献者,现在又领导了“Genomics England 100,000基因组计划”。桑格研究所旁边就是全球最大的生命科学数据库之一EMBL的欧洲生物信息学研究所。英国初创公司Congenica在桑格研究所开发的基因组分析软件,能够过滤原始基因组数据和广泛的临床信息,产生帮助临床医生诊断和治疗遗传疾病患者的洞见。在Eagle Genomics公司,生物学家、数据科学家和生物统计学家创建了一个平台,注释和组织基因组数据,揭示发现联系来提供价值。

  

  

  这些英国公司正在将基因组学推向全球。Oxford Nanopore的一系列便携式低成本DNA测序设备帮助全球各机构的科学家进行生物分析。其最小的测序仪已经在国际空间站上使用。这些机器通过将电流通过生物纳米孔(由特殊蛋白质制成的小孔),测量分子(如DNA)通过或靠近纳米孔的变化。Global Gene公司正在构建来自各种族人群的纵向基因组数据集。NewGene公司提供基因组分析和诊断服务。英国在基因组学这个创新领域蓬勃发展。

  Q:英国如何支撑一个稳健的生物技术生态系统?

  Steve Bates先生:围绕着强大的科学基础,英国建立了一个强大的融资生态系统,吸引了全球各地的资金。我们的2017年财务报告《Pipeline Progressing》提到:2017年英国全球生物科学集群显示,英国生物技术公司正在成熟并在整个融资生命周期中前进,2017年 IPO的融资金额是2016年的两倍多。

  

  ▲英国生物技术公司融资趋势(图片来源:《Pipeline Progressing》,BIA)

  早期公司获得资金可能具有挑战性,创新的英国Biomedical Catalyst计划帮助弥补创业公司早期资金缺口。2016年10月,它筹集到了1亿英镑的资金,将继续支持早期阶段项目跨越早期融资的死亡之谷。

  在2017年秋季预算中,英国财政大臣宣布了长期资本评估(Patient Capital Review)的结果,将交付200亿英镑的一揽子计划,以支持未来10年对创新公司的投资。该评估是一年前由英国财政大臣Phillip Hammond先生发起的,一直在研究如何增加创新成长型企业获得融资的机会,尤其是长期投资。

  秋季预算中宣布的进一步改革也将在2018年风险资本领域创造新的机会,其中包括通过企业投资计划(Enterprise Investment Scheme,EIS),给予私人投资知识密集型公司的年度津贴翻一番至200万英镑,从2018年4月开始生效;知识密集型公司通过EIS和风险资本信托基金(Venture Capital Trusts,VCT)获得的年度投资翻一番至1000万英镑,从2018年4月起生效。

  2018年,我们还将看到英国商业银行(British Business Bank)即将建立一个新的25亿英镑的基金,用于投资长期资本以及HM Treasury主导的工作,以期消除障碍,使更多的养老基金投资于生命科学等创新领域。

  Q:大学在英国生物技术行业发展中扮演什么角色?

  Steve Bates先生:BIA与Informa Pharma Intelligence合作评估了欧洲的管线,发现英国的创新力仍然很强,其临床前和临床在研产品数量位居欧洲第一。管线的优势可部分归因于英国在早期阶段和转化科学方面投入的大量资金,并反映了我们大学研究的质量。

  

  ▲欧洲各国的研发管线数量(图片来源:《Pipeline Progressing》,BIA)

  Q:生物技术初创企业面临哪些与业务相关的挑战?

  Steve Bates先生:正如我所提到的,筹集资金可能具有挑战性,但英国有一个广泛的网络支持公司发展。小公司面临的另一个挑战是,确保他们拥有合适的人才,拥有帮助企业成长和扩张的专业知识。BIA一直在努力建立未来的人才渠道,我们与Francis Crick研究所合作,通过PULSE储备计划培养下一代首席执行官。

  今年,我们选出了25位生命科学企业家候选人:从Crick研究所中选出10名手握早期项目的研究人员,以及从BIA推荐的15名种子前融资阶段的企业家。近期将在标志性的Francis Crick研究所举行研讨会,来自BIA的成员、经验丰富的生命科学领域专家和企业家与之进行面对面交流。

  

  Q:生物技术公司在英国研发新药会面临哪些监管挑战?

  Steve Bates先生:在影响英国生命科学行业的临床开发和创新药物批准的监管方面,BIA发挥着主导作用。BIA在国内和欧盟都独立运营,并与合作伙伴组织合作,确保监管的一致性。目前英国生命科学部门在欧洲层面受到监管,脱欧将改变未来的工作方式。自全民投票结果以来,BIA一直在努力与欧洲进行监管协调和合作,以确保海峡两岸的患者不会面临任何药品供应中断。

  Q:您在推动英国生物技术产业方面有哪些优先考虑?

  Steve Bates先生:英国脱欧后,促进英国与欧洲和更深远的合作,以确保该行业在未来继续增长和成功变得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重要。BIA已经成立了一个中国特殊兴趣小组,以帮助那些期望与中国市场合作的成员,我们正在加大我们的金融和市政工作,以确保英国融资生态系统的活力在脱欧期间和之后得以维持。中国生物技术特殊兴趣小组(China Biotech Special Interest Group,SIG)已经与中英商业理事会(China-Britain Business Council,CBBC)一起成立,并得到国际贸易部(Department for International Trade,DIT)的支持,为BIA和CBBC的生物技术领域成员提供一个讨论平台,通过贸易和投资探索中国的业务增长机会。该集团的目标是促进更多的英国生物技术公司与中国市场合作和投资。

  

  Q:私募和风险投资的企业家精神和意愿在英国生物技术行业发挥多大作用?

  Steve Bates先生:英国拥有一个创业生态系统,在学术界剥离成果,成立公司方面有悠久的历史。我们还有一批经验丰富的经理人,他们在创立和扩张公司方面有可复制的经验,通过重新创业,他们正在将这种经验传递给下一代经理人。英国也有一个熟悉和了解该行业的投资者群体,更多的投资者开始看到投资生物技术行业的优势。

  *声明:本文由入驻新浪医药新闻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新浪医药新闻立场。

  ▽关注【药明康德】微信公众号